胡律师:13306647218

什么兑现股权《股权激励那些事》

时间:2021-07-11 16:08:05

近年来,股权激励已经成为一个时髦的词。一个公司要想做大做强,似乎没有股权激励就上不了台面。是否采取股权激励措施,企业家首先要了解什么是股权激励。

有人说,股权激励是一副“金手铐”,可以把员工和公司捆绑在一起,让他们拥有相同的利益,以对方为荣,激发员工的积极性。这种说法不无道理。但首先需要明确的是,股权激励是一种延迟满足;在不确定的未来,它会通过提前给员工股权(无论是虚拟的还是真实的)来实现股权的价值。因此,股权激励的对象不是马上获得真正的利益,而是看公司未来是否真的做大做强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股权激励是关于未来的,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和你谈论未来和理想。能和你谈未来谈理想的是你的伴侣。因此,与合作伙伴谈论理想和未来是有意义的。对于员工来说,他们关心的不是未来空中楼阁,而是眼前的油、盐、酱、醋。如果能遇到绩效奖金,就不要和员工谈未来,谈理想,因为员工的思维决定了他们不会和你一起仰望星空,展望未来,他们也不是你的合作伙伴。股权激励不能搞全民福利。每个人给予它就等于每个人不给予它。普遍福利等于对所有员工一视同仁的加薪,根本起不到激励作用,甚至可能适得其反。因此,根据以上几点来选择人是非常重要的。确定和描绘你的伴侣,然后一起谈论你的理想是有意义的。

股权激励面临的核心问题之一是信任和接受。当老板跟被激励对象谈理想、谈未来时,对方会认为这是老板的“套路”。看梅不能解渴,画饼不能充饥。激励对象会本能地想:是老板有问题,还是他要变相给我降薪?因此,解决股权激励中的信任问题至关重要。信任危机的解决在于在不损害激励对象利益的前提下,给予激励对象选择的权利。给激励对象选择权,让他选择如何执行,是有意义的。比如你可以同意他说我现在要给你实施股权激励。你接下来的待遇可以通过以下两种方式自己选择:一是维持目前的工资、福利、奖金;二是给你股权,适当降低一部分基本工资。到时候你会选择怎么跟公司算账。给员工选择的权利是“制度自信”和“道路自信”的体现,说明作为老板,你相信公司会经营好,让员工为自己而不是为他选择,这样他的接受度就能提高,信任危机就能轻松解决。

股权激励作为公司的重大决策,在规划和实施过程中要有仪式感,以示谨慎。这里提到的仪式感不仅仅是公司决策的过程,而是员工感到被尊重和重视。例如,向员工发放精美的“股权认购书”,并通过庄严的仪式交付给他们。

股权激励的过程也涉及到业绩目标的确定。如果老板愿意给核心员工股权,他肯定会要求未来的业绩,否则老板肯定会赔钱。如何设定绩效标准,此事不妨反过来:与其老板敲定,不如让激励对象自己申报。这有点“赌”的意思,“原创”。如果激励对象超过了宣称的业绩,获得过度激励是理所当然的。如果你不能实现你一开始宣布的业绩目标,你就不会享受“股权激励”,也不会抱怨。

电视剧《天平天国》中,有一个股权激励的桥段:咸丰皇帝对各地土匪横行的局面怒不可遏,声称谁能横扫太平天国,立个太子,哪怕是铁帽子王,都不会犹豫。当时,肃顺奏曰:“日后不胜荣幸。”。咸丰皇帝附加了一个条件,说:“只要我还活着,将来我就要孝敬它。”。众所周知,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征服了南京。当时,咸丰皇帝已经去世,慈禧太后上台。最终,曾氏兄弟没有封王。企业搞股权激励,不能为所欲为,还得时不时地换。激励政策必须在一段时间内是可预测和稳定的。建议一般管理三年。因此,启动股权激励项目必须做好评估工作,在对企业发展战略、未来规划和中长期目标有明确判断的情况下启动项目为宜。

股权激励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不同人员的评价指标。笔者曾经接触过这样一个企业集团,主要从事建筑工程,在国内外都有项目分部。激励对象包括派驻吉尔吉斯斯坦、安哥拉等国外项目的高管,以及国内高管,以及在公司从事财务和风险控制工作多年的负责任主管。这样,如何设置不同人员的考核就成了一个问题。当时我们给出的方案是“点数制”,综合计算被激励对象的贡献点。可以参考以下指标:工作年限、海外时间、负责项目的业绩。最后,作为董事长,大股东还是保留了一些流动点。每一项考核指标都有一定的浮动幅度,其分值按照自我申报、董事会考核委员会考核和董事长最终加分相结合的方式确定。在评定积分数时,集团财务总监的工作和海外项目总监的工作不能用同一标准评定。最后,通过测量点数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股权激励还存在一个问题,就是应该使用什么样的激励工具,是给予实实在在的股权还是虚拟股份。真正的公平是可以实现的。一旦授予,激励对象将享有股东权利,股权可以转让和流通。虚拟股权只是一种分红工具,只享有分红权,不能行使股东权利。两者之间还存在限制性股票,在一定期限内限制股东权益,在限制期内只能行使部分股东权利。具体方法由公司根据实际情况选择。

如果公司选择给予实有股权,就要解决股权来源问题。股权不可能凭空产生,来源无非是以下四种方式:一是库藏股,即已经发行但尚未分配给特定人员的股票;二是股权回购,即公司以一定价格回购公司股权用于股权激励;三是老股东转让,即现有股东(主要是大老板)自愿转让部分股份用于股权激励;四是定向增发股票,即专项事务,在满足股权激励条件时,为激励对象专门发行股票。

最后,笔者想说的是,所有股权激励都是建立在公司业绩有望持续改善的前提下,而这种业绩改善也包括上市等发展目标的实现,可以进行股权变现。发展可以解决一切问题。如果公司还有很多重大问题需要解决,那肯定证明公司没有得到充分有效的发展。一个心浮气躁的公司,能否在庚子年经受住疫情考验是一个问题,完全不需要考虑股权激励。